当前位置: 主页 > 大庆信息 > 正文

李继平:我与母亲的情缘

时间:2021-12-12

原标题:我与母亲的情缘

  文/李继平

  我与母亲的情缘来源于五十四年前我降临到这个世上。

  奶奶在世时听她讲起:母亲年轻时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坯子,一米七的个头,不到一百斤的体重。她自幼体弱多病,好在长的好看,人又贤惠,才嫁到我们李家。

  母亲嫁过来后接连生下四个男孩,一时李氏家族人丁兴旺,家人们都好高兴。做医生的叔叔告诫母亲不能再生了,因为那时母亲有严重的肺结核、肺气肿、支气管炎等十来种疾病,再次生育的话会有生命危险!可母亲执意想再要一个女孩,她太想能有一个自己的女儿了。在母亲执意的坚持下,才有了后来的我。生下我后不久,母亲再一次住进医院。考虑到母亲的病有传染性,奶奶把我抱到姑姑家寄养。那时的交通也不是很方便,所以,母亲在世时我们聚少离多,一共也没见过几面。我成人后,父亲曾对我提起:本来想要个女孩,一看你又是一个男孩,你妈是被你气死的!虽然是句玩笑话,可见母亲喜欢女孩的程度。

  我两岁半的时候,弥留之际的母亲对奶奶说:“我想见小平(我的乳名)。”那是个春寒料峭的早晨,蹩脚的姑姑一瘸一拐抱着我去四公里外的镇上医院。母亲已经近一个月滴米未进,靠着输葡萄糖液维持生命,她的最后几天连输液都费劲了。瘦弱的母亲躺在病床上,姑姑把我送到母亲怀里,我好奇的抬起头,懵懂的看着眼前这个有点熟悉,又有几分陌生满是泪水的脸。母亲用青筋显露、满是暗红针眼的手抚摸着我的脸,一直看着我哭……半个小时后,奶奶不忍母亲过度伤心,把我从母亲怀里抱起,让母亲依依不舍的最后看我一眼后又把我送回姑姑家。

  一天后,母亲满怀着对孩子、对家人无尽的眷恋与不舍,离开了人世。

  我那时太小、不记事,母亲的模样在我记忆中始终是模糊的。她在世时仅存有一张照片,保存在我家的镜框里。继母领着六个孩子嫁到我家后,把我家镜框里的照片都换成了她家的,母亲那张仅有的照片也因她的去世、继母的到来悄然离去!

  我与母亲的一生情缘,在这世上只有短短的两年半,期间也没有见过几面。母亲耗尽生命生下我,弥留之际还不忘牢牢记住我的模样,而我却没能记住她在世时的模样……

  作者简介

  李继平,男, 1968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安达市。现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,中国楹联学会会员,中国新文学联盟理事,《青年文学家》杂志理事会理事兼大庆分会副主席,中国作家在线签约作家兼校园版编辑,黑龙江省诗词学会会员,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,大庆市作家协会理事,大庆市诗词楹联学会理事,大庆市蒲公英文学奖组委会主任,大庆市高新区作家协会主席,《校园文艺网》主编。有大量作品发表报刊杂志、网络平台。